Array - 噩耗 那场渐行渐远的青春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一年后的香港。

    权威打电话时采薇刚考完最后一场试,圣诞假期开始了,他早就说这边有业务,顺便陪她过圣诞节的。

    接到他电话她高兴地叫:“拳头哥哥你来了!你请我吃粥鼎记的海鲜粥!”

    权威宠溺地回她:“好。”

    那边倒是一呆,没想到有这般待遇,往常他来看她总带她去吃各种好吃的,但是总不忘打击她:“就知道吃!除了吃你还能想点儿别的吗?”

    她就回他谁谁谁追她了,老师表扬她聪明了,同宿舍的sue换男友换得比他当年换女友还勤了,什么都说,还是那么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有时她也问他:“你说我体内是不是缺什么物质啊,就是那种爱无能,我怎么没有恋爱的感觉呢?我再不恋爱都成了老姑婆了!要不我跟mike恋爱玩玩试试吧,说不定处着处着就有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他吓唬她:“我告诉你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,若遇到纠缠不清的,你忘了你们宿舍宋妍妍了?再说外国人怎么能跟中国人比,你若试试还不如跟我试呢。”

    她做鬼脸:“我才不跟你试呢,你相当于武林高手,都独孤求败的段数了,我一布衣弱女子,身无长物,跟你试还不是自投罗网任你收拾?你当我傻啊?”

    他无语,心想:你可不就是傻吗?

    她毕业前他也曾想再跟她表白一次,还没说话呢,她就对自己的香港生活展开了无边想象:“那里肯定能遇到我爱也爱我的人!我一定好好把握机会,尽情享受我的爱情!”

    她如此说,他若再表白倒显得无耻了,但是也不能由着她这般没心没肺地自己摸索,想的是:让你飞,线要攥在自己手里,这时候硬逼她反而适得其反,不如让她转一圈儿以后自己再回头看灯火阑珊处。

    毕业离校时他谎称恰好去她老家那边谈笔生意,她懂什么啊,一听说他能送她回家,有人给搬行李照顾沿途,那简直太好了,她本就是不爱操心的主儿,赶紧告诉哥哥只在老家机场等着接他们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回家只顾着跟父母、哥嫂、小侄子亲了,不知道权威此行还有要务。

    在女客都吃饭撤座后,男人们推杯问盏之际,权威将自己的感情悉数向父兄剖析了个明白。江父只是足不出户的老中医,不太问世事。采枫却是从商多年,去探望妹妹时也见过权威,知道权家这些年对采薇照顾有加,深谈后也凭着自己浸淫商场多年的识人经验看出权威城府颇深,又对采薇一往情深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良缘,也就默认了。

    权威此时不卖弄机关,心里有什么说什么:“我看采薇也不是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,她只是不愿意面对,也许还没有爱上我,我不会强迫她做什么,比她大了这么多,让她出去经经世面也不错,我只是想请求家里给我这个权利多去照顾她,慢慢感化她,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在香港也不容易,而我很容易来往,也准备在那边组建公司。”

    江家两个男人怎会拒绝他如此真挚相求,谁不愿意自己的女儿、妹妹有个踏实的男人好好关照。

    是以,采薇只管来上学,却不知道权威跟自己家已经走得非常频繁,甚至哥哥的生意和权威也有了交集。权威不仅讨得了二老和兄嫂的欢心,连她小侄子洲珩也铁了心地拥护权威,江家上下已经将权威当没过门的女婿看了。

    这次权威来还真是需要好好斟酌一下如何面对采薇。

    行前采枫专门给他打了电话,告之大妹妹采萍也就是采薇的姐姐因为乳腺癌去世了,因为事突然,家人都没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,这事不让采薇知道是不可能,因为她一直与姐姐有联系往来。但是若是她知道肯定免不了伤心,她若为此回来又得惹父母一番伤心,所以将这个难题抛给了权威,让他告之采薇此事并负责劝慰她。

    权威去学校接上采薇,先去了粥鼎记喝粥。她的样子有些变化,不复刚上大学时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的充盈,脸因为瘦更加清丽了,披着柔顺乌黑的长,穿着也不似以前总是t恤牛仔那般随意了。香港冬季也是十几度的样子,她穿着件粉色羊绒长款毛衣,下面紧身裤黑色小皮靴,分外的俏丽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还是一如既往地叽叽喳喳给他说这说那,见他心不在焉,打他一下问:“怎么了?失恋了?”

    他正在考虑如何对她开口能让她不至于太受打击,闻言强振精神开句玩笑:“我一直追你追不上,跟失恋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她不理,追着问:“生意上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不复年轻时那般轻浮,大概与年龄有关,连面部线条也多了些冷硬。但是对她,还是一直有说有笑地轻松自如,象今天这般眉头轻皱若有所思还真是不多见。

    他整理下思路说:“采薇,两周假期你怎么计划的?”

    她长叹:“我是想回家来着,妈妈却说他们想休息一下,嫌我回去乱腾,你说他们现在怎么也不想我不疼我了,都是洲珩那小子,把曾经是我的宠爱都争走了!我想不告诉他们回去给他们一个惊喜,我跟你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尚不知人间忧愁的清亮的眸子,心底隐痛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英国看青青他们吧,大家一起聚聚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没有想到,先是茫然,随之透出兴奋的神色,点头说:“好啊!我还没去过英国呢!有一年没见她们了,在英国相聚啊,想想就高兴啊”她一下子雀跃起来,满脸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他更加心疼,不知道自己先说出这个是对是错。但还是开始有条不紊地打电话让人给订票,圣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