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吃肉 - 楼主来历很高端 穿越生存记录贴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1楼:【楼主回来了,Z高空落水,醒来就发现眼前是一片模糊——我的眼镜不见了!尼玛!LZ是近视,近视啊!

    发现是穿越的时候楼主我就惊呆了!卧槽!我这是身穿、身穿啊!楼主爹娘不在这里,没有这里的户口!楼主一大好青年、堂堂宅腐,变成了个黑户,黑户啊!妈蛋!这要怎么解释自己的来历才能不被捕快带走关小黑屋?!亲们想明白我当时苦逼的心情吗?太特么坑爹了!

    幸亏楼主机智,果断编了个沧桑的故事给混过去了啊!感谢我的语文老师让我背了那么一篇课文,抹一把汗。[加粗]人生在世,多读几本书很重要![/加粗]公子小哥很帅!!!四个美女都是纯天然没动过刀的!!!嗷!太激动了,明天继续八。楼主看美人去鸟~to be tinued……】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姚妮醒来的时候,是个满天星光的美妙夜晚,海风带着淡淡的咸、淡淡的腥,耳边还传来阵阵波涛的声音,让她以为自己被人从海里捞上来了,自己根本没死,落水时想太多是自己吓自己(这么说好像也没有错太多)。

    解释一下,在没有现在工业文明的年代,特么即使满天星光,能看到的东西依旧有限。如果有又大又圆的月亮的话,也许能看清一点东西。可悲的是现在虽然是晴天,却是个夜景,还没有月亮,星星是有不少,但是姚妮却坑爹的是个近!视!眼!

    她是个深宅,但凡有这个属性的人,大多附赠另一属性——近视。幸运的是她的近视度数还不算太深,两百来度而已,离睁眼瞎还有一段距离,看东西只是有点模糊而已。但是,在漆黑的夜晚,这样依旧很坑爹!因为——她脸上的眼镜不!见!了!

    夜很深,船上的人都睡了,姚妮翻身爬起来,才动了半尺,就觉得浑身酸痛。学过物理的同学都知道,根据万有引力定律,从“高空”落下,是有重力加速度的。虽然不算太高,落也是落到水里,这一下也摔得不轻。随着高度的增加,落到水面上和落到水泥地面上差别只会越来越小。就这么一个挣扎着爬起来的动作,就让她酸痛得想流口水。

    好容易爬起来,忽然又觉得有点不对!这个床!眯着近视眼,姚妮又细细摸了一下床头,不意外摸着了床板,这会儿她的眼睛已经有点适应黑暗了,这床的式样略老啊!又不对!姚妮猛地一转头,发现极淡极淡的星光从窗棂的间缝里透了出来。哪家正常的船上会有窗棂啊?!!!

    样式古老的家具,造型古朴疑似木窗棂的窗户,窗户上还糊着一层大约是窗纱的东西?这让姚妮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妈妈,我这是在哪里啊?T T #妈妈我要回家#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她才后知后觉一摸身上,衣服也不对,好像穿着复古式睡衣的样子,盖的被子也是……伸手一摸,好像是小时候那种有被里有被面儿缝起来的被子,而不是眼下常见的棉胎上套个标准被罩、一拉拉链就成的被子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?!!!

    姚妮心里惊涛骇浪,再顾不得什么摔得深身酸疼了,这种古老鬼片即视感扑面而来的时候,一切矫情都去死去死。姚妮爬起来,勉强下了床,一瘸一拐摸索着想找个门推开出去看一看。心里不由地想:【我这是做梦呢?还是有人整我?】

    一不小心,还撞着了个圆滚滚的凳子,撞疼了脚趾膝盖,也发了一些声响!姚妮惊得心头一阵急跳,摸索着想扶起凳子,没想到凳子却是固定在地板上的。还好,它就是个古装剧里常见的鼓状的木凳子。凳子旁当然就是桌子了,桌子上却没有杯壶,的。

    跌跌撞撞,姚妮终于摸到了门,黑暗里,不知怎么又拉又拽把门弄开了。不开还好,一开门,看到一片漆黑的走廊,她所有的勇气又都消失了。人类总是对未知、黑暗这样的词语产生极大的恐怖,哪怕这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后妈!好歹给个手电照照啊!

    姚妮缩了,缩回去了,趴着窗户,发现窗户当然不是现代城市常见的推拉式的,反而像是小时候常见的两扇对开式的。小心一摸,果然摸着了个像销子的东西,拨拉两下,打开了。推开窗子,正好看见了星光下的大海,美极了,细碎的星光洒在海面上,波涛轻荡。之所以觉得是海不是湖,是因为鼻尖嗅到了一股海的气味,略腥,又不是土腥味儿。

    姚妮的脸白得一比那啥!即使是海上,远离了工业文明,没有霓虹灯,没有各式路灯,各种车灯,轮船也要开个探照灯吧?这里神马都没有!不会是鬼船吧?姚妮不自觉地把右手攥成个拳头往嘴巴里塞。

    喊人还是不喊人,这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最终姚妮决定:静观其变。万一招来个什么不好的东西呢?等天亮吧,天亮就会好很多,电视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。不管是做梦还是有人恶作剧,到了白天,应该就会真相大白了吧?

    直到此时,她才后知后觉地默默念起《心经》。她会背《心经》纯属意外,是某厂花放话抄五百遍有奖励的时候一腔热血背下来的,据说清宫里背一百二十遍就能记下来,何况五百遍?不幸的是,她抄到三百遍的时候,厂花受到提醒,给这五百遍下了个期限,她当时正巧遇上了几篇论文要赶,一耽误,到了截止日期了,奖励是摸不着边儿了,《心经》倒是记得牢靠。谁说念经没用的呢?这不,就派上用场了?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反正这一夜姚妮固然是精神高度紧张,到底是平安熬到了第二天。心里感谢了佛祖一万遍,再感谢厂花一万两千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殷绿绡托着个托盘进来,看到姚妮顶着两个黑眼圈,两眼无神、嘴唇干裂、脸色苍白,抱着个被子缩在窗子边的时候,整个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姚妮也惊呆了!【怎么会来了这样一个美人?!=囗=】殷绿绡十六、七岁年纪,眉毛细而长的,杏核眼儿水灵灵的,一身水绿衫裙,袖口窄窄,领口、裙边都绣着浅粉荷花,十足十水灵诱人。怎么看怎么不像鬼!【妈蛋!一夜《心经》白念了!T T】

    殷绿绡看着姚妮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,很有一点惊诧的样子,把手上托盘放到桌上,笑也淡淡的:“姑娘,你醒了?”

    【姑娘?!这是神马称呼?】姚妮眼睛盯着殷绿绡的头顶,半晌没回过神儿来。太阳已升了起来,透过窗户,照到她的头上。姚妮正好看到了她头发上的毛边儿!虽然殷绿绡用块绢帕裹着头,作个巾帼髻还是有头发露出来的!现在还有美女不美发的?不是美女也要拉个直、烫个卷儿、染个色什么的,哪有这种毛边儿的?!

    姚妮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。作为一个死宅,她的交际能力是奇差的,网聊还能活泼一点,一到了真人见面就萎了,生人面前,沉默是最常见的保护色。所以,虽然看出一点蛛丝马迹,她还是闭着嘴巴,问都不知道从哪里问好了。

    殷绿绡见她呆呆木木的,只当她落水惊着了,依旧笑道:“姑娘昨天落了水,幸亏我们公子看见了,许了救姑娘上来,如今已是没事了。受惊了罢?洗漱一下,再服一剂压惊的药就好了。姑娘身上的衣裳都湿了不能穿了,我去给你拿衣裳。船上简陋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姚妮听着她的口音与自己说的普通话有点相似,又带一点点腔调,倒也听得很明白,不由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,只好沉默。

    殷绿绡见她点头,把手里托盘一放,上面放着一碗药,还冒着热气。又拉开一个柜子,昨天夜里姚妮没摸着的茶壶杯子都在里面,一个个格子里嵌子,想必是怕船上摇晃从桌子上摔下来,不用时都收了起来。又取了脸盆、手巾、青盐一类,往个盖得严严的小桶里倒出半盆水来,将袖子一卷,投湿了手巾要来给姚妮擦洗。

    姚妮如坠五里雾中,看她动手,连忙从床上连滚带爬地下来。坐了一夜,手脚都麻了= =!昨天夜里她连鞋都没摸着,今天终于看到床前一双布鞋。殷绿绡心道,怎么就怕成这样了呢?难道她是个有故事的人?

    姚妮哑着嗓子,终于说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句话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殷绿绡一笑:“你身子还弱呢,我来吧,不耽误什么事。”姚妮别扭地让她擦了脸和手,又在她的帮助下穿了鞋。看着青盐,迟疑地问:“这个……是什么?”殷绿绡一怔,还是教了她:“是青盐,擦牙用的。”心里又对她有了新的评价。姚妮有点生疏地用青盐擦了牙。

    殷绿绡道:“姑娘先喝了药吧。”姚妮吓了一跳:“我没病。”殷绿绡道:“是安神定惊的。”

    姚妮有些迟疑,从这个穿绿衣服的少女进来她觉出不对来了,恶作剧也没有这么逼真的!好歹算是个有知识有文化有点墨水的宅,先是头发,再看衣服上的绣花也不是机器的而是手工的,首饰不多,样式却简单大方。还有这船!谁花这么大功夫来整她一个宅啊?她认识的人里没一个土豪,没人能有这样的手笔。有这样气魄的人,大概也不认得她。

    正说话的时候,殷红绫手里托盘托着套衣服进来了:“姑娘起来了?”

    姚妮看她也是一身绣花的衣服,只是绣的绿色的枝枝蔓蔓,头发也是毛毛的。殷红绫又是另一种的漂亮,她的眉型与殷绿绡的一样,都是细细长长的,目光却沉稳,殷绿绡鼻头尖尖,十分俏皮,殷红绫却是鼻头略圆还有点儿上翘,好像动漫里可爱少女的鼻子。殷绿绡是张瓜子脸,殷红绫是张小圆脸儿,两人都是粉红菱唇。

    都说她衣服:“海水泡了,已经洗了,还没干。与我们这里衣服很不一样,那个,样式不合适。要是不嫌弃,先换我们姐妹的衣裳吧,看姑娘与青绢身量差不多,这是她一身没过水的衣裳,先试试罢。”

    她那一身上下加起来、连着内衣也不超过一千块的衣服?姚妮也没细想。但是让她换衣服……虽然睡着的时候已经被人扒个精光换了一身睡衣了,现在是醒着的,略羞涩啊!

    姚妮终于想起来问了穿越经典问题,她有些吱唔地道:“这是哪儿?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殷红绫比殷绿绡更热情些,已经抢先说了:“这是在我们公子雇的船上,我们是公子的侍女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真是造孽,这么漂亮的拿来当丫环,真是暴殄天物啊!还有,你还没说你是谁啊?

    说话间,殷红绫已经关了门窗,催姚妮到床尾屏风里换衣裳。姚妮虽然很喜欢汉服,但是从小到大就没穿过这样的衣服,继续吱唔道:“我……这个……穿的衣裳跟你们样式不大一样。这个,不大会穿。”

    殷红绫笑了:“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船上空间本来就不大,何况是房间里间隔出来的“更衣室”?两个人进去就有点挤,殷红绫拿是套青色衣服,给姚妮换上了,也是窄袖,不止衣裙、连汗巾都有。又拉姚妮出来梳头,用一块红绡,给她左盘右转,别上两支牡丹头的银簪子固定。再看姚妮又没有耳洞,惊讶一下,只得将一对坠着珍珠的耳坠子收了。整个过程里,殷红绫都在热情解释,这衣服是怎么穿的,这发型是怎么弄的。

    还一直说:“船上简陋,只有我们姐妹的勉强能用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姚妮心里真是惊奇万分,这些人真是太客气了!#好像有哪里不对#

    好不容易打扮好了,姚妮好容易从殷红绫的热情里挣扎出来,道:“谢谢你们啦,你们怎么称呼啊?总不好喂来喂去的吧?”

    殷红绫笑道:“叫我小红,叫她小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姚妮心里默默画了个囧字,这还真是丫环名儿啊!有点相信她们只是侍女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被她们领到“公子”那里见个面:“早饭正做着,过一会儿才能得呢,姑娘还没见过公子吧?昨天还是公子点了头,我们才捞的姑娘上来呢。”

    姚妮只好顺着“小红”的话说:“真要当面谢谢了。”顺便搞清楚状况。直到现在,她还没能从这两个比她小几岁的小姑娘口里套出有用的信息呢,光听着她们说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其实想也知道,从丫环嘴里套不出讯息来,到了人家主人面前就能套出话来了吗?姚妮同学,你真是太天真了!

    那位公子倒是长得挺帅,一身锦衣,穿一件白色箭袖,头上戴着个金冠,身边还有一蓝、一白两个侍女。姚妮近视,因为跟这三个离得略远,看不太清楚其他具体的衣服花纹一类的了。

    那个公子面前摆着一壶茶。看到姚妮进来,略起了下身,笑道:“姑娘看来气色不错。”他有一双桃花眼,不笑也是笑,薄唇挺鼻,浓浓的眉毛像是修过的整齐形状,很整齐精神的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姚妮更不敢轻举妄动了,就在刚才,她的宅属性反射弦正常了,并且做出了判断:十有八、九,这是穿越!手工绣的好几件衣服,比明星也不差的脸蛋身材,古老的家具样子,一点现代痕迹也看不出来的船!洗漱的方式……连镜子都是铜的!要再想不到穿越,她就白宅了这么久了!

    好坑爹!

    #老天你玩我#老子成了黑户啊!

    #求破#要怎么解释我是穿越来的?

    那锦衣公子笑道:“敝姓殷,此番出海是为长长见识,巧了遇着姑娘。不知姑娘仙乡何方?可在左近?我虽不识海路,船工却是老手,只消是他们知道的,我便送姑娘一程。也叫我好事做到底,送姑娘返乡,免叫姑娘家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姚妮鼻头一酸,眼圈儿一红,不禁哑然【我家在地球,请问你想怎么送我回去啊?!】

    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,姚妮借着拿手帕擦眼睛的机会,用她那瞬间对上线的宅神经飞快运转着。【出海,美女相伴,还能拣到个麻烦(她自己),这是楚留香的待遇啊!当然,也有可能是个炮灰男配的前奏……不对!现在是说我,那啥,我穿到哪个朝代都不知道呢!】

    抽抽鼻子,姚妮开口了:“我也不知道,家里人不说的,也不许我们随便出来(穿越)。”

    “殷公子”极感兴趣地道:“还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姚妮生怕他不信,不信就糟了,连忙点头,难得一见的机智瞬间冒出头来:“是的,听说是为了避战乱,于是就迁出去了,”故事总是越编越顺溜的,加上姚妮有这个故事打底,与世隔绝嘛,“我们那里又没有战乱(胡说!),怕外人来了生事(入侵地球吗?),不许与外人说,索性连小孩子也不告诉,我、我,我不知道啦!”

    亲,你觉得熟悉吗?“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……”是的!就是那篇大名鼎鼎的《桃花源记》!

    作为个废宅,哪怕不是技术宅,也是个常识宅。即使不是常识宅,好歹也是读过书的。天朝的语文课,最让学生痛恨的不外四个字“全文背诵”,背不出来还要罚抄写,抄会为止。

    【#人生在世,要知道感恩#感谢五柳先生,他写出了这篇古文;感谢语文教材编写组,把这篇古文收进语文课本;感谢我的爹娘,送我去学校;感谢我的语文教师,布置了背诵的作业;感谢我的小组长,是她检查我背诵错了就告状害我罚抄二十遍。最后,在心里给我自己默默点个赞。耶!】

    果然先人智慧不凡,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年轻人要多珍惜啊!多背几篇课本没坏处!T T

    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