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力 -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东圣戏魔 三界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八章 东圣戏魔

    可是待到那些奇兵怪刃带着摧山裂岳之势劈到魔教众人时,众人不由得“咦”了一声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那九位魔人刚一接触迎面给来的几柄飞剑,只觉自己的双拳毫不受力,立时透剑而过,似乎打在了一团空气上一般,顿时醒悟到:“不好,大家快退!”

    那九位魔人见机甚早,一见不好,立时飞身后退,然而魔教大军之中能有他们这样身手的却是绝无仅有。一时间只听得惨叫声不绝于耳,魔教大军竟然在一瞬间完全崩溃。只见无数魔教教众刚刚才防住迎面的一击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背心却是一阵剧痛,紧接着便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飞速流逝,最后仅仅来得及痛呼一声,便已驾鹤西去了。

    九位魔人见状,具是大为惊异,知道敌人必是用了什么莫名其妙的阵法,将正道众高手的身形和攻击隐藏了起来,而利用光线和空间的偏移,将他们的攻击以另外一种形式表现了出来,用以迷惑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们一想通其中的关键,立时魔功暗运,以摄心术的法诀精要喝道:“众人安静,闭目以神御敌!”

    九位魔人一声喝毕,立时联手,只见九人身形一展,各就其位,隐然间竟正好踏在九宫之位上。但见九人心念一合,共同运功,一时间只见魔光闪烁,黑云流转,眨眼间便将分局八方的魔教大军全数笼罩在了九人的保护之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由于九人联手,渐渐稳住了魔教大军的阵脚,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一片灰色的法云。只见法云乍现,立时透出一股慑人心魄的天威,而后只见一道细若柔丝的电芒突然从那法云上一闪而逝,紧接着便见那九位魔人联手结下的防御阵四周火光四溅,竟然凭空燃起了一场大火,瞬间将那数十万大军包裹在了烈焰之中。

    烈焰一起,其至强至烈之性立时令九位魔人大感压力,一时间竟然产生了恐惧的心里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电芒突然划破苍穹,紧接着一道粗约丈余的天雷突然从天而降,直接轰向了九宫最为脆弱的一点。这道天雷来势之极,力量之强,攻击方位之准,直叫九位魔人心中一凛,暗道:大势已去,我命休矣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刻,那气势恢宏的天雷突然消去,立时恢复了刚刚的平静,若不是这四周还有不少被重创的魔教教众,就连那九位魔功盖世的魔人都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呢。

    天雷一消,烈焰也随之消散,当一切都恢复平静以后,只见右剑右手持剑,左手搀扶着极其狼狈的力魔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右剑大人”九位魔人一见右剑,立时欢喜了起来,高悬的一颗心野总算是放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就人的话音未落,只见一道寒芒突然从他们的背后闪过,这股惊世剑气所到之处竟然令他们这样的高手都不寒而栗。待到他们缓过神来的时候,只见那道剑气的目标竟然是刚刚破阵而出的右剑,不禁心下大惊,但当他们刚要出言示警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原地待命,现在我们已经全部陷入对方的阵中了!”

    九位魔人闻言大吃一惊,连忙回首,只见身后说话之人正是右剑,而他的左手搀扶着狼狈虚弱的力魔,这般情形当真与身前的那个右剑一般无二,一时间竟然给他们弄得不知道孰真孰假了。

    右剑见状,自然明白他们的想法,于是不耐烦的喝道:“饭桶,你们回身看看,可还有人再?”

    九位魔人闻言顿时醒悟,连忙回身,只是身后哪还有人,这才知道刚刚那个原来只是阵法所产生的虚影幻象,而发出剑气喝令大家原地待命的才是真正的右剑,于是连忙回身行礼。

    然而右剑却一挥手,将被降魔大阵摧残将死的力魔抛给了一名魔教教众,而后一闪身来到了九位魔人身前,面色沉重的说道:“没想到正道这帮家伙也是这般狡猾,先使用五行降魔阵骗我入阵,而后骤然变阵,扼杀我教的有生力量!尔等切忌,切勿冲动,一切听我号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九位魔人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九位魔人话音刚落,四周喊杀声突然再度响起,而后只见千军万马突然从四面八方迎面扑来,大有视死如归之势。大军突袭,本来就令魔教大军为之慌乱,再加上这不畏生死的彪悍之气,立时令魔教众人显出了溃败之相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只见右剑将右手宝剑一横,口中喃喃不绝,而后只见长剑一引,一道八卦油然而生,紧接着便见天地间阴阳二气大盛,一股阴风突然席卷而来,以右剑为中心迅速扩张开去,所到之处,立时幻象皆破。见此情景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般影像,也是这阵法的幻象,大家险些着了他们的道。

    然而九位魔人三番两次经历着奇阵的诸般幻象,不绝心中寒意顿生,颤声问道:“这是什么阵?竟这般厉害!”

    此时恰当右剑收转法诀,心中亦是极为沉重的说道:“如果所料不错,此乃三界行兵第一奇阵八阵图!”

    “如果所料不错,此乃三界行兵第一奇阵八阵图!”

    右剑心中感慨万分的看着四周浓雾渐起的大阵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困在这传说中的奇阵之中。饶是自己精通天下各种奇门遁甲之术,但是对于这成天运而生的八阵图却是一筹莫展,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右剑暗自沉思,自己仗着功力高绝,就算是被困与此阵之中,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,但是自己这些手下心神疲惫,早已达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。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,正道根本就不需要一兵一卒,便可瓦解魔教这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数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该当如何呢?

    右剑正自苦思破阵良策之际,休渊也是心中忧虑重生。虽然他见机极早,临时变阵,以这天下行兵第一奇阵将右剑及魔教大军困在阵中。可是以正道这数百人,维持着这个绝世奇阵,本身就已经超出了众人的负荷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乍一看是正道以奇阵将魔教大军团团困住,占尽上风,可是这其中的苦处也只有布阵的正道高手们自己知道。长此下去,不消用半个时辰,人间正道的高手必然会因为真元不济而显现出漏洞,那时便是正道落败之时。

    休渊身在阵法的阵眼之处,纵观全局,不由得摇头轻叹道:“阁下果然是行阵高手,只是这八阵图成于天运,号称天下第一奇阵,不知你可否破的?”

    右剑正自沉思,闻言先是一惊,而后便恢复常态,嘴角挂起一缕邪邪的微笑道:“呵呵,果然不出我之所料。咱虽然是魔道中人,但是却从不喜欢乱打诳语。现在我自然是破不了,可是你却也奈何不了我!这八阵图虽然精妙,可是这阵法幻象无一能够伤我毫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阁下果然是高人。老朽承认这八阵图先下是伤你不得,可是你一个人能护得了魔教数十万之众么?如此僵持,我担保,不出半个时辰,这阵中还能站着的绝不超过十人!”休渊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右剑闻言,心中暗自寻思:这老头所言虽然夸张,可是如此僵持,恐怕我短时间很难相处破阵之法,而且我灵异一族的身份还不能泄露,这样下去半个时辰之后,还能够保有一站实力的恐怕也就剩下这九位魔尊和我了吧

    一念及此,右剑脸上面容不改的说道:“哼,你此言何意不妨直说,我们魔道中人向来不愿拐弯抹角。而且我们这里就算还有一人站着,也一样可以屠尽你们这些虚伪的正道人士。”

    休渊淡然一笑,心中却是暗叹:若是真耗起来,半个时辰后,你们这最厉害的十个人最少还能保留六成的功力,而我们这些人除了三五个可以与之一搏,其余的一定都会因为真元透支而形同废人一般,当真的会被屠杀殆尽。

    不过话虽如此,此时的休渊却全然没有表露出来。只见他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我们这样僵持着,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。我们正邪只见相争已有数年,哎,光阴如梭,我看不如我们撤去此阵,而后就首脑人物决一雌雄,也省的再添杀戮了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休渊这一番言语,说的是合情合理,到真是令右剑大吃一惊,摸不到休渊的头脑,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贸然撤去大阵,他们还靠什么抵挡这魔教大军呢?就算是首脑对决,自己这方尚有九大魔尊毫发无伤,他们每个人的实力与自己都仅仅只有一线之差。

    而对方正道高手,也不过就只有休渊老道、天剑道人、妖王姬无欲、黑白无常等寥寥五人而已,显然自己这一方稳占上风,对方为何又要提出这番吃亏的要求呢?难道他们另有所图?就算他们另有强援,我这数十万大军一拥而上,还不踏平了他们天山?

    休渊眼看着右剑犹豫不定,黯然笑道:“难道堂堂魔教高手竟是这般胆怯之辈?”

    “哼,好,我便与你大战三百合又当如何!”右剑本自思量着无论在哪个方面自己都占尽了优势,而对方又一再的出言讥讽,顿时忍耐不住,应允了下来。

    休渊见右剑已然答应,不由得心中暗喜道:“好,魔教高手果然有胆色。只是我若是撤阵以后,你们魔教大军一拥而上,我们岂不是悔之晚矣?”

    右剑闻言,冷笑一声,随意嘲讽道:“哼,没想到正道中人也是这般鼠辈。好,我就让你们输个心服口服,我右剑以魔神的名义起誓,撤阵以后,我等来场公平的决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想来阁下也算是个真魔,不是那些玩弄奸谋的卑鄙之徒。那我们就定下五战之约,我们分别派五人战斗,倘若有一方将对方五人全部战败,那么变为获胜的一方,如何?”休渊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!”右剑邪笑道,是了,对方也就五位功力勘入一流的高手。但是就你们五位,也就黑白无常和休渊老儿略微难缠,其余之人不足为惧。而我们这便魔尊乃是真正的冥界魔尊,其实力都不在黑白无常之下,看你们还拿什么赢我!哼,这样倒是比混战结束的快得多,这也正和魔神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,撤阵!”休渊早就在等右剑的这句话了,因为正道的高手们已经等不了了,有一些修为稍差的人早就已经面露疲惫之色,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休渊法令一下,只见四周烟雾突消,而后只见白光连闪,就在右剑身前五丈处,一个白发老者手持拂尘,淡然而立。在他的身后左手边是一个同样白发苍苍,但是却一身道袍的道人,而那道人的左侧却是一个一身白衣的中年文儒。而那个手持拂尘的老者右侧,却是站着两个如同孪生兄弟一般,分别身着一身黑衣和一身白衣的两个兄弟。

    在这众人身后,则是人间正道的各派掌门和妖道高手,再之后的才是那些布阵虚脱的正道和妖道高手,如此一来,右剑只觉得正道高手各个神气饱满,似乎刚刚那个大阵并没有丝毫消耗,不禁对接下的比试开始产生了一点忧虑

    休渊一声令下,大阵撤除,但是正邪双方的第一次较量显然是正道略胜了一筹。

    此时右剑又见对方气势如虹,只觉得己方气势却逐渐败落,知道如此下去己方的军心必定不稳,久而久之,说不定还真让正道这帮伪君子得逞,弄得大败而回,这样魔神必会勃然大怒

    (天津)

    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