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明弓 - 第二:刺客 三国之我乃刘备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那马姓汉子将匕首捧在双手里,高举过头。

    刘备见他这架势,眉máo便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刘备别了一眼,那是把青铜匕首,看那刃脊上铜绿黯雅,两刃上泛出淡淡的光泽,心里暗暗叫了声好东西。

    马姓汉子说道:“xiǎo人不知大人雅量,该当死罪!”

    刘备被他nòng得莫名其妙,赶紧伸手扶他,那马姓汉子一犟,并没起来,跟着说道:“大人,xiǎo人原本不姓马,我姓吴贱名求......”

    刘备哦的一声,听他继续说下去:“我因我家mén主刘平有恩于我,一直未报,某天他突然召见我,说是最近新到任的国相,为人虚伪……狡诈,他说他平生最讨厌这种人,还当着xiǎo人的面啪案而起,叫骂‘刘备……刘大耳’……”那人说着看了刘备两眼,见他并没生出厌恶之态,便大胆接着说:“他说,他耻为其下。便跟我商量,拿出重金来,要让我行刺大人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尴尬的笑了笑,没想到做刘备第一天就有人要杀我。

    吴求见他脸sè没变,暗暗佩服,便跟着说道:“他的重金我当然不能拿,但既然他有恩于我,我便说什么也要替他办到。”

    刘备最是佩服这种然诺的人,虽然听他说要杀自己,但他一点也不感到愤怒,反而可惜的连叹道:“刚才要是你趁我劝酒的时候突然拔出匕首来,说不定你就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吴求连声死罪:“我来到这里之前,便早把身后事料理好了,心里只想着今日不是你杀了我,就是我杀了你,绝不空手而退!”

    刘备见他说得铿锵有力,不禁赞了声好:“这是荆轲刺秦王啊!哈哈,不过你掩饰得倒tǐng好,我还道真是马姓大族要诚心和我刘某人结jiāo呢。”

    吴求满脸羞愧,道:“可那里知道大人你一上来便是待我如兄弟一般殷勤招待,还携我之手同席而饮,便是一面没见就把我当做至jiāo一般。xiǎo人万万料不到大人如此雅量,想起先前还yù谋刺于大人,至令xiǎo人汗颜不已。我想遭此luàn世,这样的英雄万万杀不得,所以我不得不以实情相告,还望大人珍重!”

    吴求话一说完,便把匕首回刺,刘备反应快,一只大手将他右腕牢牢捏住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吴求须眉皆张:“我既然诺于朋友,今日之事没有成功,便是我失信于人。而我所行刺之人又是英雄雅量之辈,我若行此不义之事便是行同鼠辈。如此思之再三,想如今唯有以死谢之,方能成全两美。”顿了顿,拜了下去:“只是,只是有件事还请大人答应。”

    刘备问他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吴求说:“求你放过我家mén主,我之所以说出我家mén主yīn谋来只是望大人以后多加提防,切不可轻信于人。”

    刘备哈哈一笑:“你家mén主让你来行刺于我,你本可以晚上趁我睡着的时候下手最是时机,可你却堂堂正正登mén拜刺而来,足见阁下你的光明磊落。今天别说是一件,就算是十件事我也答应你了,只是你这两全其美之策恕刘某不能苟同,想我今日杀此义士,他日岂不令天下英雄寒心?”

    吴求一愣:“我但求自解,跟大人无关!”

    刘备哈哈笑道:“那你以为此地是谁的地方?”

    吴求似乎明白了,便站起身来:“xiǎo人考虑得不周到,还请大人见谅,我这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刘备心里面早打定了主意,暗想这样义士难得,怎么放他走?

    吴求站起yù要转身,刘备伸出右手一抓,把他袍袖都扯直了,故意啊呀一声:“义士你要到哪去?你的匕首给了我吧?”

    吴求一愣,外面一声长长的“报!”,只见一人径直来到厅下。

    刘备这才缩回了手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公孙将军遣使到来,正在mén外候着。”

    公孙将军?刘备仔细一想,哦,他说的么不是公孙瓒?对了,这个公孙瓒跟我好像还有莫大关系。我这平原相的帽子,是他一手“上表”后,被他直接任命提拔的。他跟我是老乡外加同学的关系,他比我大些,我好像要叫他老兄。

    刘备想到这里哈哈一笑:“快请进来!”

    吴求这时候要是出去那自然对使节不礼貌,正yù回避,被刘备拉着跟他站在一起,公孙瓒使节呈上书札,毕恭毕敬的说:“主公对属下言道,说是袁绍突然发兵攻击我易京,很可能就会兵袭青州,所以主公命你率部助田将军守齐国。”

    刘备点了点头,低声问他:“易京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使节说道:“易京方面有主公在,不劳大人挂心。”

    刘备见他脸有忧sè,分明是袁绍攻打甚急,公孙瓒为了保持最后的势力,这才不得不集结兵力保护重点城市。

    刘备哈哈一笑,将使节送走。

    “齐国?”

    刘备琢磨了几遍,突然抓住吴求的手:“我知道啦,你不用自杀,也不用杀我,照样可以保住你的名节。”

    吴求被他说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刘备道:“你主人不是不想看到我么,我躲他还不行?”

    吴求脸显难sè:“如果你这时候走了,我家mén主便以为你怕了他,到时候他到处宣扬,那岂不有损大人的威名?”

    刘备笑道:“所以,你要借一样东西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吴求虽然很是怔愕,但立马坦然笑道:“区区人头何足挂齿?大人要取现在就可以拿了!”

    刘备暗叫一声好,见他凛然不惧的神sè,果然是个好汉。

    刘备摇了摇头:“我只借你的假人头,便是借了以后,你再也不能在平原继续呆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求似乎明白了:“大人的意思是假传我失手被戮的消息,这样mén主就不会怪我失信于他,然后大人您再借调职的机会大张旗鼓的离开平原,那么他也不能再说你是因为怕他才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吴求想了想:“大人,这倒是两全其美之策。”

    刘备啪了啪他的肩膀,点了点头,便按着他坐下,一面敬酒:“这样做只是以后恐怕要连累吴兄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求一愣,他居然称我做兄弟?他听到这声吴兄,心里面想便是真的被他杀死了,也心甘情愿,更何况现在只不过权宜之计,看来只得先逃离平原,不见到mén主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厅外远远传来两声沉稳而粗暴的唤声,饶是吴求胆量可以,还是不由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刘备放下了手里的酒盏,院子的走道上一前一后,走来两个汉子。

    []

    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