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楼王二 - 第二章 天津桥上 无限主宰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    孙武悠悠转醒,却发现自己倚在一座古代城市的路边,青石板路,木质结构的房屋,以前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场景,现在却这样的真实。孙武不禁自嘲最近失去意识的情况真是常有。他站起身,发现身前的空中出现了一块电脑屏幕似的幕板,一段信息出现在幕板之上。

    试炼位面:大唐双龙传,洛阳城

    主线任务:协助寇仲、徐子陵以及跋锋寒从天津桥上脱出五方合围。

    奖惩:协助寇仲、徐子陵以及跋锋寒逃脱获得奖励积分2000分、

    任务失败扣除2000分。

    若积分为负数将被主神空间抹杀。

    事件将在十分钟后开启。

    孙武抬头看天,古时候还不像现代有那么多灯火,天空中布满了璀璨的繁星,虽然是在城里,空气似乎也比孙武之前生活的现代城市好上许多。孙武用力吸了几口,夹带着潮湿味道的空气钻进了他的鼻腔,微微有点刺鼻。主神空间按理说环境肯定比这里好了很多,但是孙武总有一种不真实感,此刻踏在洛阳的石板路上,孙武心头涌出真正再世为人的欣慰之情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情绪马上被孙武排在脑后,此刻时间不多,他需要回忆一下剧情。

    大唐双龙传算是武侠中的神作之一了,孙武也很喜欢,读过不止一遍,这段剧情还记得清清楚楚。双龙和跋锋寒夺到并吸收和氏璧之后,成为各大势力围追的目标。最终,寇仲和跋锋寒被五大势力:阴癸派的绾绾,四大阀之一的独孤家,铁勒飞鹰曲傲,突厥可汗突利以及武尊毕玄的徒弟拓跋玉一方等堵在了天津桥。之后寇仲和跋锋寒恶战五大势力高手,徐子陵则在水底偷袭,终于三人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武不禁纳闷,按照剧情所述,自己最好的应对,就是什么也不干,不增加意外的因素。双龙和跋锋寒应该是有惊无险的脱出重围,自己也可以顺利完成任务,拿到积分。但是主神空间怎么会给自己这样取巧的机会?

    有付出,才有回报。按照刚才在主神空间查询到的信息,大唐双龙的位面,在主神空间中算是级别比较低的位面,不在这个世界磨砺一下自己,如何应对以后的挑战。投机的心思也只就在孙武的脑中一闪而过,就被他抛在脑后。远处传来了长笑和喊杀的声音,孙武宁下心神,仔细辨别出了方向,随即快速向天津桥奔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第一次任务的缘故,空间至少在表面上没有设置什么难度,只是几分钟,孙武就赶到了天津桥附近,他小心的攀上一座屋顶,观察场中。

    天津桥上此时被映的灯火通明,孙武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寇仲和跋锋寒,寇仲略显粗壮,一身英武之气,但是眼角却带着一丝灵动的神色。而跋锋寒比寇仲略高,身材英挺,头系红巾,面容如大理石雕刻出来一般坚毅。可惜没看到徐子陵,现在徐子陵应该是藏在天津桥下水中伺机发难吧。

    此时,寇仲和跋锋寒已经被围在了天津桥的中间,天津桥的一端是一位有妖异美貌的赤足女子,自然是阴癸派的绾绾,她身旁立着几个高手,其中一个老者身体修长,身形如飞鹰一般凌厉,乃是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。另一端却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少年,女的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,男的却是一副阴柔模样。这两人便是武尊毕玄的徒弟拓跋玉和淳于薇。天津桥两侧各泊着两艘大船,上面的人影就看得不清楚了。不过孙武自然知道是分属突厥可汗突利和独孤家的势力,其中尤楚红、独孤凤以及突利都是不弱于双龙的高手。

    孙武突然想到自己学到了紫雷神功,不知道实力现在处于什么水平。他试着查看自己的属性,发现自己别的属性都没变化,综合实力评价却变成了:???。孙武稍一思索,就明白了自己现在是轮回新丁,没有战绩,又学到了紫雷神功这一a级武技,空间暂时没有办法对自己进行评估。其实无论结果怎么样,孙武心中都已经有了决断――强者,岂是区区abcd可以概括的。

    孙武的道路,就是要不断突破挑战,磨砺自己,最终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!前世自己18岁继承家业,把父亲留下的企业打拼成一个东方市数得上号的公司,不就是这样闯出来的么!想到这里,孙武精神大振,胸中升起一股无比强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孙武凝运起紫雷神功,紫色电劲霎时间充溢到身体的每个角落。孙武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变化,四肢百骸瞬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,浑身经脉震荡,仿佛要被这股力量撑破一般。“果然,这种巅峰武学,不是这么轻易就能掌握的。不过,已经足够了!”紫雷神功威力无涛,但对于身体素质还未圆满的孙武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负担。甚至他清楚如果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,自己很可能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力量而付出重大代价。不过,这种磨砺,不就是现在自己最需要的么!孙武定了定神,一声长啸,向着天津桥射出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津桥上,绾绾看到合围已完,寇仲和跋锋寒绝难逃出生天,不禁深深瞧了两人一眼,幽幽叹道:“寇兄跋兄珍重。”就准备离开去追击徐子陵。突然,她快速转身,向后望去,一反她平常的优雅姿态。因为她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,出现在她身后的方向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刻,独孤家的第一高手,也是场中的最强者尤楚红突然撑着拐杖站了起来,望向某一方向,“好霸道的气息,不知道何方高人在此,难道是武尊毕玄亲至?又或是天刀宋缺?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场中所有的高手都有了反应,齐齐望向了那个方向。只听见一声长啸,一个浑身散发无穷威势的身影,如迅雷一般穿到天津桥上,落在了寇仲和跋锋寒的身前。

    曲傲定睛一看,发现刚才落在场中的,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清秀少年。虽然年轻,却是威势不凡,刚才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,让他也隐隐忌惮。曲傲上前一步,依足了江湖礼数,沉声问道:“在下铁勒曲傲,未请教?”

    虽然曲傲对一个少年如此放低姿态,周围各大势力的高手却都没有一丝嘲笑之意。孙武刚才的声势,已经让在场所有人都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孙武。”孙武还了一礼,不卑不亢的答到。“今天是受人之托,要护寇仲和跋锋寒离开,还请各位能容个方便。”紫雷神功负担太大,孙武已经收住了功力。在旁人看来,这一举动更显得孙武有恃无恐。不过孙武虽然看起来是尽了礼数,实际话语却是凌厉,竟然丝毫不给人说话的余地。

    曲傲怒极反笑,心下也是大定。自己跟跋锋寒仇深似海,断容不得跋锋寒离开,虽然眼前此人现在看似只是个寻常武者,比之自己的弟子尚且远远不如,可是想到刚才的场景,更显得孙武深不可测。但是此人一出口态度就如此强硬,已经深深激怒五方势力,何况他更要将两人全部护住,更是不会让他如愿。不过这人姓孙,江湖中有哪家门派或者势力是孙姓么?

    “不知道阁下受谁之托?这两个奸恶之徒与我们解下的梁子却是不少,如果单凭阁下区区一句话就把人带走,未免也小觑了天下人物吧!”

    曲傲一句话,也激起了场中诸人的怒气。一句话就让五大势力退避三舍,这小子是武林至尊还是当今皇帝?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这两人与我派仇深似海,奴家没办法放他们离开呢……还望公子见谅,给我们行个方便吧。公子这种大英雄,奴家最是喜欢了。”突然开口的却是绾绾,她语言甜糯,娓娓动听。孙武看着她的眼睛,只感觉心神一阵荡漾,头脑有些迷糊,刚要开口答话。忽然听见背后“锵”地一声轻响,声音不大,却是直震人心。孙武头脑一清,立时醒悟:刚才绾绾借着说话,已经对着自己使用了天魔功的魅惑之法。若不是背后寇仲指弹井中月,借助高深内功将孙武震醒,孙武已经着了绾绾的道儿。

    孙武虽然也算是在商海打拼了这么久,心理素质已经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了,这时候也不由得老脸一红。初出茅庐不过一刻,就险些阴沟翻船了。刚才的事情虽然只有几息时间,但是在场那么多高手,人人都是目光如炬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曲傲彻底放下心来,眼前这少年看来武艺不凡,却是没有江湖经验的雏鸟,不足为患。呆会只需跟他缠斗就是,不要伤了他,以免惹到了他背后的师门长辈。

    尤楚红微笑着摇摇头,仿佛老太太看到了街上顽皮的孩子,重又坐回了椅子上,这个小家伙大概闹不出什么风浪。而独孤凤却是扑哧一下笑出了声音,眼前这个清秀俊朗的小伙子倒是十分可爱,可惜只是雏鸟一只,算不上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。

    这一切,寇仲也看在眼里,虽然感激孙武拔刀相助,先时也觉得孙武是平生所见的绝世高手之一,可是看到这里,寇仲也是哭笑不得。呆会能得他几分助力尚不可知,但是更大的可能是自己还需要分出心神照顾:“孙武兄弟,今日援手之恩,寇仲翌日自当回报。不过这次是我们兄弟和他们的私人恩怨,孙武兄弟请不要插手!”跋锋寒脸色不变,只是微不可查的点点头,以做示意。

    孙武自是知道被寇跋两人小看了,也知道两人却是好意,觉得自己牵涉其中不见得能讨得了好。如果换做别人,这时候巴不得援手的人越多越好,寇跋两人如此行事,让孙武大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阁下还是不要趟这摊浑水了吧?呆会刀剑无眼,如果有误伤,那就只能是阁下流年不利了。”这时候,突厥突利可汗突然开口了。突利为人桀骜,武艺高强,何况身为突厥可汗也不惧世上大多势力,己方还有阴癸派、独孤阀和武尊毕玄等牵涉其中,自然也不会对孙武那么客气。

    “正好,那就从你开刀吧!”孙武也懒得废话了,现在只有一条出路,那就是立威!孙武催运起紫雷神功,一股强横气势冲天而起,衣衫无风自动,还夹杂着滋滋的电劲响声。

    紫光暴起,而孙武则身如迅雷,直取突利!

    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王二求支持,求推荐,求收藏,求点击!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!

    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